网站首页 » 霸道总裁追夫记
第四章 亚当当与夏娃娃的上门拜访

  转眼已经是树枝光秃秃的十二月了。

  在新年将到的氛围下,到处处喜气洋洋。天虽然很冷但每家每户也还是出门采购食物,而我们的主角也在这每家每户当中。

  车子后备箱被购物袋装的满满的。

  隐性妻奴沐忧蓝拉住了洛白欲伸向车子后备箱的手。

  “很沉,我来。”

  这霸道的大男子主义,简直不能再帅!

  洛白:“==其实我们可以一人一半。”所以就不要再往肩膀上套了好吗?你造你这么走出去会被认为是一堆会移动的购物袋么!

  “我不舍得洛辛苦,我会心疼。”

  其实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这种话真的很犯规,但从洛白微微移开的眼神看来这话显然还是很有用。

  就这么,沐夫人和妻奴沐出了车库,而首先闯入他们视线的就是一辆呈不规律震动的车。

  虽然,小区里这时候也没什么人路过,但,大白天的在车里……换衣服也是有碍市容的,况且你们还不关车门,大冬天的不冷么!袜子还乱丢!

  洛白只好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于是。

  十分钟后。

  厨房里。

  “这些我会弄好,你可以先去客厅陪你的朋友。”洛白拍拍环在他腰间的手臂,小无奈。

  有个太黏自己的恋人真是╮(╯▽╰)╭

  “嗯。”不舍得收回手,又亲一下洛白的嘴角,沐忧蓝才慢吞吞地离开。

  二哈见缝插针兴冲冲的跑进厨房觅食小蛋糕,最讨厌主人两个一起出现在厨房了,那分分钟小三插足的即视感简直让朕都不能好好的偷吃小蛋糕╮(╯﹏╰)╭一个合格萌宠的烦恼你们又有谁能懂呢。

  客厅里的一只妖孽正在被喂水果,舒舒服服。见沐忧蓝来了还心情不错的打招呼,得到的回应颇冷淡也不在意。

  “说吧。”

  “啧~可真直白。”琉雅表现出了伤心的模样,然后就悄悄地的牵住了安千弦的手。

  安娇妻:“(///▽\\\)~不要这样啦~讨厌~”

  沐忧蓝在两只秀恩爱的狗男男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下。

  没有丝毫情绪的眼神看着对面的狗男男。

  “事情算解决了吧?”琉雅说:“但这结局可真不美,如果不是你忍不住的提前结束……”顿了顿,摸摸安千弦的头发,触感很柔软。“或许我该感谢你的,否则,我的宝贝也可能会失去的。”就算只是想象都忍不了。

  “是有人插手了。”沐忧蓝说出算是解释的话。“他的母亲是皇瑾家现任家主的夫人,不可能无作为。”

  现在的夫人啊,琉雅微微眯眼。是现在那说明将来还不确定……

  安千弦毫不留情的捏了一下琉雅的腰侧,“不要想奇怪的事。”

  “嗯~都听宝宝的。”

  那宠溺的语气又再次让安娇妻忍不住红了脸。

  视线对上了对面的冷淡美男子,琉雅连语气都是带笑的了,“那次车祸也是皇瑾夫人安排的,不算前一次的意外……”

  “沐忧蓝,我刚发现你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带着惊讶的稀奇,“那就请好好保管你得来不易的东西。否则他或许就会在你不经意间消失了,因为你仁慈的放任。”

  消失?洛白会从他身边消失?

  气息都变得冰冷。

  僵硬的扭头,视线触及的地方,是正在开冰箱门的人以及一只迫不及待把脑袋伸进冰箱的大狗……

  “不会的。”

  琉雅&安娇妻:你的回答很肯定可也无法掩盖你之前那可疑的停顿╮(╯﹏╰)╭

  厨房里正用有力的前爪拍上冰箱门的二汪看向客厅的眼神很不屑,“朕才是那可疑停顿的罪魁祸首啊愚蠢的人类!”

  可↗这句霸道且不屑的汪星话被翻成地球语却是“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于是恰巧听到的洛白摸摸二汪的头而后转身去给它倒牛奶,就说不要一口吞两个蛋糕,看!噎到了吧。

  尚还不知道自己被认为噎到的二汪还在砸吧着嘴,回味着小蛋糕的香甜滋味。

  快到午饭的时间。

  洛白终于收拾完买来的食物来了客厅。

  对着两位客人,“是中午了,需要去外面吃饭吗?”

  很奇怪!“为什么要去外面?你刚才不是……嗯,”安千弦想着措辞,“看起来不是对厨房很熟练嘛。不应该是亲自下厨做给我们吃么?”最重要的是!外面好冷啦人家才不要出门呢(ノω<。)ノ))☆.。

  “我只是会简单把食物整理完然后放进冰箱而已。”洛白笑了笑,有些羞涩。“那些食谱我都看不太懂,是有做过尝了味道,但是我觉得味道有些怪怪的。”明明那时方亚诺说自己厨艺很好的,可他怎么都学不会啊。

  “这样啊,”琉雅眯眼,不会做菜。“那可真是奇怪。”

  安千弦拉开黏在自己身上的某妖孽,就那么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坚持总会进步,而且你应该庆幸今天有我这个试吃员在,专业的在!”

  于是洛白就这么迫不得已的再次被拉进厨房。

  隔着厨房那一道装饰性的玻璃窗,可以很清楚地听见安千弦的惊叹,“我从没看见过谁家厨房有五个冰箱啊喂!”

  “因为东西太多了装不下。”这是解释。但——“←←”是在炫富对吧!如果我没猜错那你一定是在炫富对吧!

  “哦。”安千弦默默转过身,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嫉妒。

  欣赏够了自家宝贝那羡慕嫉妒恨的小表情,琉雅收回视线,二郎腿翘的特别美。“我很好奇。”

  沐忧蓝:“?”

  “洛白做的菜,味道到底有多糟糕,嗯?”

  “洛做的都很好吃。”

  “真的没有发现么?”琉雅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恶意说:“还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

  “我很高兴。”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惜直到上了餐桌琉雅仍旧没有从沐忧蓝那句没头没脑的“我很高兴”里找出半点蛛丝马迹。

  欧式的白色雕花圆桌。

  五道菜,色彩鲜艳。

  甩甩手上来不及擦干的水滴,安千弦抓起筷子朝离他最近的那盘葱爆羊肉下了手,急吼吼。

  一秒两秒三秒,在其余人好奇、淡然、期待的目光中安千弦面无表情的咽下嘴里的肉,眼含热泪,“谁敢说沐壮士对洛白不是真爱我跟他急!”

  “(⊙_⊙?)”不是说菜么?怎么……洛白眨眨眼,表示不懂。

  洛白懵懂不解的样子落在沐壮士的眼里也是怎么看怎么美,夹一块清蒸鱼再看一眼,嗯!秀色可餐。

  倒一杯橙汁给安千弦,琉雅落座,也学着安千弦夹了一筷葱爆羊肉,细细的咀嚼,半晌,“……的确是真爱。”

  最后安千弦也没有敢向其它四道菜伸出毒手,只是去厨房盛了白饭顺带拿了一瓶酱中贵族的老干妈解决掉了这顿本是十分期待的午饭。直到临走前他心里想着的也是“到洛白家蹭饭这种不良行为从今以后要坚决取缔!”的诚恳想法。

  送走了琉雅和安千弦,落败有些气馁的趴在沙发上。如果说午饭时安千弦拿出老干妈的行为给他造成了5%的心灵创伤,那之后琉雅那句“原来洛白早就料到我们会没有食欲才准备这个的吧。”简直是绝对的终极必杀计!味道真的有那么糟糕吗?!简直伤心!

  清洗完碗筷的沐忧蓝回来看到洛白这幅萎靡不振的样子,贴心的出口安慰,“洛做的很好!是他们自己的原因。”

  可这样红果果的袒护却更加让洛白伤心了。

  “可能我真的跟做菜没有缘分吧,以后还是都不要再做了。”

  轻轻凑过去,沐忧蓝把洛白抱到自己怀里,声音是清冽的温柔,“那洛以后都只做给我吃,其他任何人都不给,好不好。”

  攥起的手指微微有些僵硬,洛白却也没有抗拒这份温暖。

  “嗯……只,只做给你。”

  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向了相依偎的两人。

  惬意的,有些昏昏欲睡。

  “洛,你都没有问我他们是谁。你都不在意我”像是在撒娇。

  洛白当然知道沐忧蓝说的他们是谁,这样小孩子气的沐忧蓝让他有些无奈,“不是你的朋友吗。”

  “知道也要问。”不满的,“洛要让我知道你很在乎我!”那样我才不会担心你会不要我了。

  “好好,”洛白安抚着好没安全感的沐小蓝小朋友,“以后你的事我统统都要管,每件都要问,好不好。”

  “过几天,洛和我一起去我父母家吧。”

  洛白皱起了眉。

  “洛的父母也会去,洛好久都没见过他们了。”

  似乎想要拒绝的话,出口却变成了一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