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霸道总裁追夫记
第六章 小表弟还在出没

  除夕夜守岁不能睡,闹腾了一晚,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沐家老宅里的那群男男女女、七大姑八大姨都纷纷道别回家补觉,洛爸洛妈也只是待到吃完早饭就肥去了,当然其中也有打死都不走的那种,例如小表弟。

  “洛洛,人家想吃那个~你夹给人家嘛~”

  面对肆无忌惮、目中无人式撒娇吃完还不走特别爱BB的纪存尚,一旁想要收拾餐桌的下人很为难。

  一旁同样为难的还有被迫坐在纪存尚身边的洛白。

  依言给纪存尚夹了一根螃蟹腿,洛白看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多将近十一点了,可纪存尚这顿早饭还是没有吃完,最重要的是,尼玛大清早吃个毛螃蟹啊我去!

  “还没吃饱么?”

  “不是啦~”纪存尚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因为这些都是洛白夹给我的,所以都要吃完。”

  ==还不是你让我夹的。“随你,那我先去补眠了。”洛白挪开椅子,打算回房间。

  “等一下!”伴随着这一声制止,纪存尚的思维开始飞速运转。洛洛要去休息zZ~那就意味之后他会去洗澡~如果我也去睡zZ~那是不是说明我是可以和洛洛一起洗澡!那洗完澡之后我们是不是可以睡在一张床上呢~嘿嘿嘿嘿……

  洛白:“你在傻笑什么?”

  (擦口水)“啊?没有啊。”纪存尚挽住洛白的胳膊,严肃脸。“刚好我也困了,不如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先,其实我精通各种擦背按摩技术,很精通。”

  “可是,客房里都是单人浴室,两个人挤会很不舒服吧?”

  “我不介意!”四个字斩钉截铁。

  “别闹了,”洛白一把抓住自己腰上那两只乱蹭的手,“忧还在房间等我,你呢,也快去休息吧。”

  犹如被针扎破的气球,纪存尚在听到洛白说出自己表哥名字的那一瞬间,泄气了。

  讨厌讨厌讨厌!!!

  如果洛洛你想的话,我也可以在房间等你的,脱光光也是可以的口牙!

  纪存尚伸长了手臂,似乎是在做无声的挽留,但回应他的只有一声清脆的关门声。

  QAQ

  回到房间。

  刚进门就听见了浴室里传出的水声。

  洛白敲敲浴室的门,“忧,洗好就快擦干出来,这么久你不闷吗?”

  没有回答。

  洛白拧开门,“不会是睡着了吧?”怀疑是小声的。

  结果证明我们狂拽酷炫的攻君从不会轻易睡着,尤其是在浴室←这样不能言说的地方,而事实上我们的攻君正在淋浴。

  只是——

  “你什么时候爱好起洗澡不脱衣服了?”洛白把沐忧蓝拉到一边又伸手关掉了淋浴器,身上衣服也湿了大半。“我是不是该庆幸你至少记得关了浴室门?”

  水珠顺着头发贴着面颊滑落,此刻的沐忧蓝要命的性感,可该欣赏这些得人却半个眼神都没有投给这边。

  “快把衣服脱了,拿毛巾擦干。”洛白把毛巾递给沐忧蓝,继续弯着腰在柜子里找浴袍。

  接过毛巾的手,转而又把它扔到了一边。

  洛白终于从柜子里找出两件浴袍,拉起一件打算给沐忧蓝换上,却发现面前的人仍然是一副走在路上突然被暴雨袭击的路汤鸡模样。

  “不是让你把衣服脱下来吗,湿衣服穿在身上都不会觉得不舒服吗?”某只无作为,洛白只好亲自动手。

  好不容易把某只擦干,正要给他穿上浴袍,洛白却猝不及防地被抱了个满怀。

  “洛对我真好。”

  “知道就好。”洛白捏捏沐忧蓝的胳膊,让他松开自己,沐忧蓝却不为所动。

  面前人的呼吸拍打在洛白颈间的皮肤上,痒痒麻麻的感觉并不让洛白觉得舒服。

  “我的衣服是湿的,你这么抱着我,不会又要我帮你擦干一次吧?”微微用力试图挣开束缚自己的手臂。

  “我不管。”沐忧蓝硬抱着不撒手。

  看起来,事情的走向开始变的低龄化。

  “说吧,又怎么了?”洛白轻飘飘的声音没有丝毫制止某个人的意思。

  圈着洛白的双臂又收紧了些。

  “你给别人夹菜,还让别人牵你的手,对别人笑的那么温柔。”沐忧蓝指证着怀中人的种种罪行。

  这个“别人”,指的应该是纪存尚吧。

  洛白有些哭笑不得。

  恋爱中的人果然都是智商负数,动不动就爱吃醋什么的╮(╯▽╰)╭

  “不要乱吃小孩子的醋。”

  对于沐忧蓝这种经常性的因某件小事就用吃他豆腐来撒娇抗议的行为,洛白显然早已琢磨出了一套应对之策。

  微微抬起头,洛白的安慰一如既往的温和。

  “我最爱的是我的恋人,他现在正在我面前,不过他总是因为无关的人对我撒娇,可真让我头疼啊。”

  “我也是。”

  “?”

  先前的委屈早已变成了满心愉悦,沐忧蓝在洛白侧脸轻轻亲一下,“最爱洛了。”

  满室的空气似乎都变得蜜糖一般甜腻得快要凝固。

  这样的甜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清晨。

  真的是让人不能忍!

  “洛洛,我要你喂我吃!”又是早餐的餐桌上,纪存尚抱着粥碗,睁着碧色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洛白。

  “都不会用勺子吗。”洛白对小表弟的貌似惨兮兮的萌姿态视若无睹。

  意见驳回。

  纪存尚的求投喂计划(×)。

  我家儿媳真是太抢手!一旁做背景装的沐家夫妇对他们儿子投以眼光不错、好好把握的激励性质眼神。

  当然!我家老婆最棒了(大拇指)!沐忧蓝傲娇点头回应,而后继续舒服服的享受着洛白的喂食。

  再回首,小表弟已迎风泪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的爱不比任何人少,或许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可我发誓我会努力的!可为什么你的眼里还是没有我!”一番话发自肺腑、感人至深。

  洛白:“可能是因为你离我太远了。”

  一句话把纪存尚从窗边拉回了座位。

  “那现在呢现在呢?”纪存尚此刻眼神里的期盼较刚才有增无减。

  “那现在就好好吃饭吧。^-^”

  这残忍的话语犹如一把猝毒的利剑,狠狠刺穿了纪存尚的心脏。下一秒,纪小表弟哭的,撕心裂肺。

  “不要在地上滚来滚去,地毯皱了很难打理的。^-^”

  纪存尚。

  扑街。

  你以为遭受了这次重大打击的小表弟自此会一蹶不振吗?不!恰恰相反,骨子里流着逆反型血液的小表弟明显属于越挫越勇型,只是一个上午,这货就容光焕发、满血复活了。(励志)

  悠闲地午后时光。

  鱼缸前,洛白拿着一粒鱼食隔着玻璃逗弄着一条躲在水草后面的害羞小鱼。

  蠢蠢欲动的小表弟伺机而行。

  搬来的一箱鱼食,哗啦啦的被倒进了鱼缸。

  洛白:(#==)

  小表弟:(茫然脸)QAQ

  ……

  沐家老宅后园的温室花圃。

  一簇被料养得很好的紫玫瑰花丛。

  洛白好奇地碰了碰那还带着露珠的紫玫瑰花瓣。

  然后。

  咔嚓一声。

  一大捧还带着花苞的玫瑰被举到了洛白面前。

  纪存尚:(羞涩的)o(≧v≦)o~~

  洛白:==

  花室大爷:QAQ

  ……

  傍晚。

  地下酒窖。

  洛白挑选着打算配晚餐的红酒。

  酒架最上面的一瓶,很合心意。

  见此景,于是乎小表弟搬来梯子,“噔噔噔”爬上去。

  这次似乎没有意外的很完美。

  洛白长舒一口气。

  然后意外不期而至。

  下落的脚不小心踩空,摇摇晃晃的小表弟赶忙去抓酒架。

  不忍地闭上眼。

  接着,酒窖里响起了重物落地及玻璃碎裂的刺耳声音。

  沐爸爸知道这件事之后一定会哭的吧。

  叹口气,洛白拉起趴在酒架上的小表弟,“还好你没事,以后做事稳一些,还有,这件事就先不要告诉沐伯父了。”

  被拉起的小表弟:QAQ

  虽然已经尽量在瞒了,可晚饭时候因为桌上没酒去拿的沐爸爸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因此在之后的几天里沐爸爸看小表弟的眼神都是那么的惨无人道痛彻心扉,所以每每两人相遇,小表弟总会用尿遁这样可耻的理由来躲避沐爸爸的眼神攻击,而洛白也因此过了几天无人骚扰的悠闲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