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霸道总裁追夫记
第八章 怎么可以没有挖掘机

  “嗯,好,我会的。”洛白对电话那边洛爸洛妈说的话连连答应,直到挂掉电话洛白才长舒一口气,躺倒在沙发上。洛妈妈在整个通话过程谈的都是有关沐忧蓝的事情,像之前自己离家后五年间的天天上门拜访从不间断,再到前几天回家吃饭之后把盘子洗得很干净,自己儿夫简直是新时代的好劳模!

  即使是仍旧毫无记忆的自己也不禁为之动容好吗!洛白对于自己父母对自己男人好评一百分的评价,虽然不厌其烦,但还是有点蛋蛋的开森。

  已经是中午了。

  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洛白没有一丝走进去的想法,毕竟那个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说很好吃的家伙并不在,而他自己对本人的手艺也是非常明白的呵呵哒~

  回到卧室换了衣服就要出门的时候,卧室走廊的转角处,洛白终就还是忍不住拨通了某只的号码,不知道他有没有吃饭啊?

  ==等一下!这个老妈子一样的人到底是谁啊喂!

  那边电话接通的很快,在洛白还在为自己逝去的青春心境哀叹的时候,沐忧蓝那清冷又带着惊喜的声音就从手机听筒传了出来,“洛,吃过午饭了吗?如果没有就赶快去吃,还有,晚上我……可能不回去了,不用等我,洛先睡就好。”

  这种仿佛恨不得把后事都叮嘱好的急促,真是让人非常的……不爽(* ̄︿ ̄)!

  洛白当然并没有生气,只是用温柔的声音说:“我知道了,再见。”

  嘟——嘟——嘟——

  真是温柔的人呀~

  【洛,我错了QAQ】——来自沐忧蓝的道歉短信。

  这样马不停蹄的速度让本来就不是冷酷傲娇属性的洛白理所当然的心软了。

  按下重播键。

  接通。

  “不是让我去吃饭吗?我正要去。”洛白柔声的解释。“还有,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根本不符合人设好吗!(其实人设这种东西早就崩了。)

  “哦,你是说这个-QAQ-吗,”沐忧蓝恍然大悟,“洛原来喜欢这样,那洛喜欢这样n(*≧▽≦*)nφ这样(≧ω≦*)o这样( ̄ε ̄*)还是这样(ノω<。)ノ))☆.。嗯?”

  垢了!画风都不对了你造么!而且我记得我们是在通话中,那些如魔似幻的颜表情是怎样坚强的还能透过声音传出来!

  “你吃了吗?”洛白完全没有很生硬的转移了话题,挽救着岌岌可危的画风。

  “撒娇卖萌型洛不喜欢,那换一个……”沐忧蓝小声自言自语,周围还有类似纸页翻动的声音。

  虽然不是很懂,但,少年你的心理活动这样直观形象且具体的被暴露出来真的好吗?

  “==”洛白觉得家里的药箱也是时候该添些新药了。

  也就是在洛白考虑药品品种的时候,一道辣样邪魅狂狷、非常应该有着刀削面般脸孔的男人的声音缓缓响起——“呵,真是磨人的小妖精呢~”

  那令人销魂蚀骨的颤音,洛白霎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不回答我,”或许是因为洛白的爱答不理,原本邪魅狂狷的刀削面沐shua(二声)~的一下变成了冷情霸道总裁沐。“仗着我对你的宠爱,如今,洛可是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你这样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惩罚了。

  “不管你现在在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请扔掉,谢谢。”

  “啊?为什么啊?”沐忧蓝不解,可洛白的话他又怎么会不听,于是办公桌上那本《与恋人相处的238个甜蜜小情趣》shua(二声)~的一下被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扔进了办公桌边的垃圾桶。但这张2x4米的办公桌上又怎么会只容得下这一本“乱七八糟的东西呢”,真是笑话。

  或许是那本坏书被扔进垃圾桶产生的碰撞声太过响亮,于是洛白shua(二声)~的一下就原谅了沐忧蓝,毕竟小孩子嘛,还是很容易受到些不正当读物影响的,改正就好了。

  “那好了,我要出门了。”洛白看了眼腕上的表,12:58,也是时候了。

  “……好。”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要说的……

  沐忧蓝怔怔的望着手中被挂断的手机,到连通话结束的字样也被掩藏在漆黑的屏幕下。

  “老板,”工作向来正直负责的秘书小姐不得不出声打断沐忧蓝的伤情悲怀,“关于下午一点三十分的会议,准备好的资料您看过了吗?”

  办公桌最边缘的那两个文件夹都忍不住想要回答:没有QAQ。

  占据办公桌大部分面积的一摞摞粉红色读物适时发出了嘲笑:你觉得那两个半分姿色都没有的家伙也能和我夺宠吗!真是鱼唇的人类。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不说别的,光这句回答还是很有霸道总裁风范的吗。秘书小姐这样想着顺便默默退出了总裁办公室,至于那本垃圾桶里异常显眼的《与恋人相处的238个甜蜜小情趣》,正值且从不八卦的秘书小姐又怎么会说她由此联想到公司总裁夫人的位置已经被占据了呢,正值且从不传播八卦的秘书小姐表示她是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直到连公司看大门的保安都熟记于心,#这家公司的老板已经被不知名男子承包了#。至于为什么秘书小姐那么笃定是男子不是女孩纸呢?因为这是一本耽美BL类书籍啊[微笑]。

  即使秘书小姐那么说了,沐忧蓝仍是完全没有去看那什么资料。

  白皙修长的手指(舔舔添)翻开了一本精美的画册,至于画面内容——画册的作者说他叫“放荡不羁爱脐橙”,看到这我知道你已经懂了。

  “都没来得及说今天是我生日……”沐总裁慢慢翻动着画册,黯然神伤。“如果洛不记得,那我就有借口让洛和我试试这些脐橙了,”但是,“洛真的不知道,还是会有些伤心。”

  纠结了一会,沐忧蓝释然了,反正洛都是我的,不管他记不记得我生日我都依然爱他,那洛干脆还是不要记得好了(⊙v⊙)嗯~

  真不愧以冷酷闻名的霸道总裁,特(完)别(全)会(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阳光灿烂。

  天气晴朗。

  J市非常受欢迎的一家咖啡厅里,具有良好修养的服务员又一次忍下了心中的咆哮,温柔开口说:“对不起先生,我们店里也真的真的没有热干面呦。”

  “怎么什么都没有?”金发碧眼的正太脸男纸似乎是有些不满,但很快就理解般的笑了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那来一份蛋炒饭好了。”

  老板你债哪里!有人来砸场子了!

  “非常抱歉,我们真的只是一家咖啡厅而已,可啊咖,佛A啡,特赢厅。一家专门做咖啡的咖啡厅。”

  “?啊?这里不是老王家的私房菜馆吗?我是看到你门口的宣传海报才进来的。”正太脸男纸非常疑惑。

  “又是店对面我们老板那姘头搞出的B事啊。”服务员温柔的笑了,“或许风太大不小心被吹过来的吧,小赵啊,”扭头对旁边在打扫的另一个服务员说:“快去把对门那家店的砸了,顺便把那张海报给他们送回去呦。”

  总觉得这位服务员在用平淡的语气在讲些奇怪的事啊。

  “那我去对面吃了,再再再见。”作为一个识时务的美男纸,卡罗表示多走几步也没什么关系的。但他注定是走不了了。

  “不好意思,可能近期你都吃不到我们老板姘头家的私房菜了。”

  是的,对面店铺已经传来了挖掘机的声音。

  “我们店里有配咖啡的甜点呦,要来点吗?”服务员先森依旧是招牌式的温柔微笑。

  “可我不……”

  “^-^嗯?”明明服务员先生在笑,可卡罗却觉得阴风阵阵袭来,再配上挖掘机那隆隆作响,真是……好想回家啊麻麻QAQ

  “不……丁什么的随便来几份就好。谢谢。”虽然是一张正太脸,但卡罗面无表情的时候还是异常的成熟有魅力,当然,前提是忽略他那都的跟筛糠一样的递回菜单的手。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先生,拿着菜单施施然离去。

  盯着服务员离开的背影,卡罗默默收回视线,然后不经意间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街对面的那堆废墟、一辆貌似完工的挖掘机、一群四下逃窜的顾客和发现了卡罗的视线正对他微笑的小赵。

  卡罗QAQ

  不对,还有一个男人,一个身高八尺,仪表堂堂的男人,一个叫洛白的男人。

  “洛洛洛白白白白白……”毫不犹豫地奔向了那街边的男子,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就这样——奔跑吧!卡罗。

  “QAQ……”狠狠地扑入洛白的怀中,卡罗欲语泪先流。

  “这是怎么啦?“相比较卡罗的激动不已,洛白倒是显得有些…嗯…错愕。“不是约我在这家私房菜馆吃吗,你怎么从对面咖啡厅出来,还有就是这家店是刚刚拆迁了吗?”

  不,当然不是拆迁,是强拆!没看到那个被压在角落里嗷嗷叫的前顾客现被害者吗!

  把卡罗从自己的怀里撕出来,洛白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被卡罗那异常磁性的声音打断了。

  “事情有些复杂,不如我们去开个房慢慢讲吧。”

  枕湿垢了啊!

  有着两只小酒窝的正太脸青年一脸期待的样子,根本让人不忍拒绝好吗!但身为人♂妻的洛白真的会这样自甘堕落吗!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沐忧蓝的感受么!

  “好啊。”

  最后。

  只听见洛白这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