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听弦宫
第九章 司徒未言的预谋

  白林飞察觉影的异样,转身直视着韩影。“影,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韩影猛然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林飞,他壮起胆子,与白林飞对视,看着白林飞空洞的眼神,他的心里不禁一颤。“主人,您在中原的身份依旧是索命阎罗,为什么不用您真实的身份呢?”

  “白云岛是人人颤栗的地方,而听弦宫是江湖公认的魔教,我要在中原寻找弟弟,就必然要捏造一个假的身份。”白林飞只是说出了实情而已,却遭到了韩影的极大不满。

  “可是主人,咱们听弦宫做的事情,江湖人又知道什么呢?是他们咄咄逼人,而您一而再再而三的饶他们性命,他们还这样侮辱听弦宫,属下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而已。”韩影懊悔的想咬了自己的舌头,他为什么每次说话都这么冲动。

  白林飞久久不语,不知他空洞的眼睛里在想什么,许久,他才说了一句话。“你回去吧。”

  “主人?是,属下告退。”瞬间,红色的身影消失在了竹林里,他想他此时先离开白林飞才是上策。

  待红色身影离开后,在月光下,依旧一身白衣的白林飞,他的背影凄凉不已,孤苦伶仃的站在竹屋前,空洞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他的苦谁又能懂?

  “未言,我该怎么办?兑现当年的承诺和你在一起吗?你会后悔吗?”

  冷静的表面下,而心里早已心乱如麻,为了司徒未言,白林飞决定离开竹林,离开江南,再次踏入北方。

  然而尘寰山庄里,司徒未言隐藏在一个没人注意到的角落里,玩味的看着龙浩南抱回来的清秀男子。

  “啧啧,真不愧是北方才子,果然俊美,如果不是大哥的男人,真想去倾择一番,可是如果被白……。”可是话说到了一半,他便停住了,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此刻他竟然想到了那个一身白衣,无心无情的索命阎罗白林飞,才发现,自己居然为了白林飞一直都在守身如玉,就为了这个根本不在乎他的白林飞。

  “哈哈,真没想到,我司徒未言也有这么一天,可以被某个人牵扯住。”他是谁?是江南出了名的不一公子,从来没对任何人专一过,以前不会,现在也不可以。“白林飞,你真的会来吗?”他自嘲一笑,不知在密谋着什么。

  次日,清晨……

  一夜无眠的司徒未言把龙浩南从新房中拖了出来,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因为他闯进房中,上官宇那惊讶的表情,难怪大哥会在新房中不肯出来,突然司徒未言一本正经道。“大哥,我累了,决定放弃白林飞。”

  龙浩南有些懊恼的看着司徒未言,这小子该不会就为了这一句话,把熟睡的我拖起来的吧?如果是这样,司徒未言你死定了。“司徒未言,如果你只为了这一句话,那么我要回去休息了。”

  “大哥。”司徒未言始终低着头,滚烫的泪水在眼中徘徊。“你能不能认真的听我说一次我的心事?”他的计划就要成功了,白林飞已经来了,只要把这些话说出去,从此以后,白林飞,你就是我的囊中之物。

  看着如此脆弱的司徒未言,龙浩南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走遍烟花柳巷,放荡不羁的人,会如此低声下气,龙浩南对他的怒气渐渐消失了。“为什么想要放弃白林飞?”

  司徒未言猛然抬头,而泪水已经划过了他俊美的脸颊。“他根本就不在乎我,更不知何时就会失去他,他武功高强根本不需要我去保护他,况且,他绝不会喜欢一名男子,而且他是索命阎罗,不知道哪天我的小命就丢了。”

  司徒未言在心里奸笑着,我的演技不错吧。

  假山后的白林飞缓缓走出,自己怎么可能不在乎司徒未言呢?原来司徒未言在乎的是自己索命阎罗的身份,也是,这个身份谁人不怕?“那这段时间和我相处真是委屈你了,在下深感抱歉。”

  白林飞的眼中充满了忧伤,白色的衣衫在空中摇摆不定,而长衫里的手早已握紧了拳头,不知白林飞是在讥讽司徒未言,还是讥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