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和老哥互相撬了墙角
第二章  死也不会回去

  段阎还记得那小子,记得很清楚,在m国的时候有时候想起来还心痒痒的,恨不得把人抓过来啃上一口那种抓心挠肺的感觉。

  无外乎就是段小少爷青春期刚刚萌生一点羞涩憨臊的感觉就被泼了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心有愤恨,记到现在。

  跟那时候一样,许又宁见他就跑,溜得比兔子还快,见他仿佛见到了什么毒蛇猛兽。

  许又宁是长在他审美点上的小男生,腼腆、害羞,一说话就脸红,当然,段阎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独独对自己才这样,那小子喜欢他,从高中起就喜欢了。

  犹自记得第一次见面,操,印象太他妈深刻,想忘都忘不掉,简直就是他的黑历史。

  那时候他刚被段飓那个面瘫又无情无义的家伙扔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然后又被转送到一个更落魄的小县城里,心里本就烦躁,见谁都不顺眼那种,就差把“别惹我”写脸上了。

  偏偏有人不长眼,他从那个不知道隔了多少关系的小叔家里出来,去小超市买烟,路上经过一个小公园。

  许又宁和他姐就一人拿一个冰淇淋甜筒坐在小水泥墩子上面舔着,时不时对手里的美食品头论足一下。

  段阎经过,压根儿没注意到他们,却突然听到一阵轻笑,他扭过脸,看到许又宁他姐用嘲讽的眼光看着他,不知道在笑什么。

  段阎不可能打女人,于是他就把目光放在那时候看起来呆呆的许又宁脸上,还狠狠瞪了他一眼。很好,这两个人他都记住了。

  后来许又宁跟他说,他姐只是觉得他一个半大小孩愁眉苦脸跟个小老头一样很搞笑,也不知道怎么就笑了。

  或许那个年纪就是随随便便都能开怀大笑的吧。

  不过他还是记下了,并且把这仇算到了许又宁那小子身上,回去的时候没见着两姐弟,心里就琢磨着怎么折腾许又宁了。

  巧的是,两人竟然在一个高中上学,许又宁比他矮一届,呵,多好的报复机会,段阎要是不找他说两句都对不起老天爷赐给他俩的缘分。

  “嘭嘭。”敲门声打断了段飓的回忆,一个戴眼镜儿的斯文男孩站在门口,门开着,也不知道他敲门的意义何在,要不就是太礼貌太内敛。

  “找谁?”段阎心里正不爽着,说话声儿也就冲了点。

  那男孩好像往后退了一步,但脸上还算平静,他抓紧手中的书本问:“请问许又宁同学在吗?”

  “不在。”说完段阎又想起什么,走过去,堵住男孩要走的路,问:“你找他?什么事?”

  “我……”男孩抬头看了他一眼,紧接着一手扶了扶眼眶又低下头,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这男生也太高了,站在自己面前跟堵墙似的。

  “我什么我,快说,找他什么事?”段阎顿了顿,语气缓和下来:“他刚走。”

  男孩稳了稳心神道:“我是来还他笔记的,既然他不在,那我——啊你做什么?”

  段阎一手抽出他的笔记本,挡住他要来抢的手,“知道了,我帮你给他,你有没有他电话?”

  “啊?”男孩愣了一下,被最后的问题转移了注意力,手也停在原处。

  “问你有没有他电话。”段阎不耐烦的重复了一句,心想那小子的朋友怎么也跟他一个样,呆傻呆傻的。

  “哦哦。”男孩就这么把电话说给了段阎,然后看着门在自己眼前关上,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空空的双手,算了,这个男生应该就是又宁的新舍友吧,给他反正也是一样的。

  段阎坐在桌边,翘着凳子腿儿,悠闲的翻看了两眼许又宁的笔记本,字还挺漂亮,就是太过正经古板了,一眼就能看出许又宁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挺着小身板认真做笔记的样子。看了一会儿觉得没趣,随手就扔在远处,掏出手机给杜宇岩发消息:

  ‘岩猪,行礼取到了没?’

  很快那边就回过来:

  ‘我说段阎,你能不能长点心,下次可别干这种蠢事了,害得我还跑去柜台帮你取,人家说没有身份证不给拿,我特么也是……算了,反正我也懒得再跑一趟,就给飓哥打了个电话。’

  段阎看前面还笑得不行,想嘲讽两句,结果一看后面笑容马上就凝在了脸上,打了个电话过去,开口就骂:

  “说你是猪你还真是猪吗,杜宇岩!谁让你打电话给那个面瘫了!”

  杜宇岩应该是在出租车上,还开着窗户,能听到很大的风声:“那我怎么办,我总不能再跑一趟吧。”

  “你就不能不取了?我去取不行吗?非得给他打电话!你知道我最烦什么。”

  段阎不说话了,那边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听到打火机的声音,杜宇岩叹了口气:

  “段阎,你哥都准你回国了,你别跟他闹了行吗?”

  段阎直接挂了电话,手机嘭一下摔到桌上,撞倒了一个玻璃杯,清脆的一声,杯子摔在地上直接四分五裂,水也洒了一地。

  真是没一件事顺心的,段阎现在懒得动,就坐在那里抽烟,视线盯着烟雾渐渐消散,直到指尖一痛,才发现自己出神太久。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现在他最不想听到的一个词就这么从来人口中蹦出:

  “阎哥,太好了!你真在,大少爷说的没错,额,你……”杨冲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室内气氛好像不太对。

  段阎侧头看他一眼,眼神冰冷的像是一瞬间让温度跳过夏天直接过渡到冬天,杨冲没出息的哆嗦了一下:

  “小少爷你……”

  “滚。”段阎就说了这一个字。

  杨冲觉得今天真是流年不顺,恰好遇上段阎心情最不好的时候,不过也可能是看到他就想起某个人所以才心情不好,总之他知道事情是谈不成了。

  转身往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拉过门,鼓起勇气大喊一声:“是少爷让我来跟你说一声的,说你既然回国了就记得回家一趟。”说完不等段阎反应就跑了。

  “回你妈的家!”段阎抓起桌上的手机就往门上砸去,接着又踢了凳子,站起身往外走,屋里太闷了,闷得他呼吸都急促起来,他需要出去。

  刚走到门边就听到手机铃声,低头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响了起来,即使已经把那个死面瘫删了,却还是因为惊人的记忆力把这个号码记了下来。

  段阎直接一脚踩在手机上,听到屏幕破碎的声音,然后铃声就不响了,再然后黑屏了。

  门在背后甩出巨大的一声响,段阎在这声音中穿过走廊,对旁边出来看热闹的人视而不见。

  他死也不会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