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和老哥互相撬了墙角
第十章  牵手了!

  许又宁的弟弟患有心脏病,是遗传他外婆的,外婆很年轻就去世了,所以许又虎也觉得自己活不长。

  某一天,三姐弟去乡下外婆家玩,午饭后许又虎就偷偷藏在灰墙背后,听到外公跟姐姐谈起外婆的事。

  “哥哥,如果我死了,就把我埋在花里吧,我想闻花的香味。”许又虎坐在秋千上,漫不经心的说着。

  “说什么胡话。”许又萍从屋里钻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红色洒水壶,对着花园里的花浇水,望着颤颤巍巍的花瓣,骂了许又虎一句。

  许又虎缩了缩脖子,笑着和许又宁对视了一眼,脚在地上用力一蹬,迎着风飞得高高的。

  许又宁心里很不好受,他很想给弟弟勇气和希望,但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姐姐照顾弟弟一定很辛苦,所以自己要更听话懂事一点,姐姐就不会那么累了。

  往事一闪而过,许又宁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忽然发现车窗上倒映着一张脸,段阎正看着他!

  段阎气质偏冷,因为家境好所以身上还带着一股骄矜高贵的气质,无论什么样的衣服都能让他穿出大牌的味道,当然,这也离不开他身材一级棒的原因。

  然而就是这样多看一眼都怕被偷走一颗心的段阎,牢牢盯着许又宁看,早就不知道一颗心遗失到哪里去了的许又宁只能僵着脖子,不敢转头,也不敢往窗外看了,就垂眸盯着自己的手,手指头因为紧张都搅在一起。

  广播里的同一首歌放了四遍,车才终于在路边缓缓停下,许又宁悄悄抬头看了一眼车窗,发现段阎已经拉开了车门,他也准备拉开自己这一侧。

  “别开。”

  “你是傻子吗?”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骂他的当然是段阎,他对自己从来都是毫不留情,许又宁也反应过来自己傻透了,这边对着大马路,怎么能从这边下车。

  段阎先下了车,把手递给许又宁,许又宁愣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垂下,盯着那一双骨节匀称好看得没天理的手发呆。

  “愣着干什么,还不下来。”段阎提高了音量,紧接着一双软软的手就放到了他手心里,段阎心里也跟着一软,握紧他的手,把人拉出来。

  许又宁一站稳脚段阎就松了手,他也不觉得失落,把手藏在衣袖里,握起小拳头轻轻捏了捏,真好,和段阎牵手了。

  段阎的手比他大还很温暖,如果可以的话,许又宁想牵一辈子。

  三人走在暖橙色的路灯下,影子被拉得很长,一路都是杜宇岩和段阎在说话,许又宁一心听着,一心留意路上盛开的菊花。

  x大很注重绿化,朵朵金艳艳的菊花在绿叶里绽放,有的隐在黑暗里,有的在灯光下展露笑脸,经过它们的时候能闻到一股浅浅的清香,微凉,带着一丝苦意。

  杜宇岩在一栋宿舍楼下停住脚,已经和段阎说了一路了,他看向一直沉默的许又宁,笑道:

  “我就住在这栋楼,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他能有什么事找你?”段阎转头疑惑地看许又宁。

  杜宇岩就趁着段阎回头的时机,偷偷冲许又宁眨了眨眼。

  许又宁脸微微红了,杜宇岩一定是看出来了,不然怎么会给他打这种小暗号,好在是在黑夜里,他又没有直接站在路灯下,段阎应该没看出来他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