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后备男友惊现热搜
小剧场之称谓

  “我不是谁,我只是想要一个称谓。”

  原顾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镜子前,正在用发蜡将额头处的刘海固定在头上露出饱满光滑的额头。

  他要去参加一场婚礼,一场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婚礼。

  一旁的温依帮他理了理后面打皱的西装犹豫开口“要不…我们别去了。”

  他明白的,原顾不想去的。就他和杨木易的那段故事而言,就算是再心大的前男友也不回去参加自己前任的婚礼,更何况…她们门当户对,指腹为婚。

  “还是要去的,请柬给我。”原顾笑着伸出手“温依。”原顾从温依手中拿过请柬,低头自己的摩擦着表面“我啊,在冬天车窗起雾的时候写过他的名字、偷偷存过他的照片、在别人叫他的时候比他先抬起头、更是在戴口罩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他。可是这些我都不打算告诉他,因为我知道不会有结果的。”原顾嘴角伪装的弧度一秒变成了苦笑“可是,我就是想看自己,看看自己怎么死心的。会不会在现场哭出来,毕竟我是那么爱他。”

  温依看着这样的原顾,心中没有来由的有些难过。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伸手揉着原顾的后脑勺“既然要去,那就快走吧。何放在下面都等急了,走吧。”

  随机两人离开了,没人说过那间房子的过往以及那段关于原顾和杨木易的过往。

  记得还是在大一的时候,原顾作为班级里的交换生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韩国。那个时候的原顾按照温依的话来讲,简直就是标致的美人,正好又是同寝室的亲故就这样两个人逐渐的熟识起来。

  那个时候的杨木易是大他们同专业的导员,偶尔帮助同学解决纠纷。当然对于这个外国友人也是相当关照,可是突然有一天不知道是谁传出来杨木易的性向,说他喜欢男人、私生活很乱的话。

  大概是因为杨木易对大家都很好,所以理解他的人日益壮大。但是舆论和正义永远都是背道相驰,那些话变得逐渐不堪入耳。慢慢的也传进了原顾的耳里。那是温依第一次看见原顾发火,在原顾抓到散播谣言的源头的时候,二话没说上去就把那个人打到了重症监护。

  “温依,你说他们为什么要那么说。那么诋毁他,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啊。”

  在医院病房的走廊里,举着发抖的拳头眼里面噙着泪问着。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哭。

  是啊,现在想诋毁一个人就是那样的容易。人们都忘了“未知全貌不予评价”这样一句话。

  这件事情在原顾的发飙后不了了之,但是杨木易却和原顾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正逢周末,寝室几个人打算出去玩儿。温依等了很久却没有等来原顾,便问着同寝室对的何放“你知道原顾去了哪里嘛。”

  “他去洪导员那里了。”何放抬头看着温依回答着“你看这件怎么样呢。”

  “嗯……”温依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心里却在思考原顾与杨木易的事情。他们两个似乎不对劲,怎么突然间两个人走的如此亲密。在想到杨木易的传言,脑洞就如同洪水一样涌现出来。

  直到后来两人出去吃饭,温依才问出了口。他只记得喝的有些微醺的原顾笑着看着他“你知道吗,知秀他真的很好。他会给我制造很多浪漫,就像我感冒的时候他会给我买药、知道我喜欢甜食他会每天都要我带他自己做的蛋糕。就算周末下雨,我和他哪也去不了只是窝在他家里,他也会给我弹吉他。”

  “你爱他吗。”温依问着。

  “爱。”原顾晕乎乎的点点头。

  “他爱你吗。”

  “温依,你可能想不到。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他竟然一点都不喜欢我。”

  原顾的话让温依一下子说不出来话,那是他们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次吃饭了,过了今天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大概杨木易是想让原顾有更好的前途吧。

  “温依……”温依将晃晃悠悠的原顾扶出了宿舍,吹着晚风望着他们生活了四年的校园,心中突然有那么一丝舍不得。但是原顾接下来的话让温依一下子泪奔“我以后不想再碰见杨木易了,他在权衡利弊可是我只是想谈恋爱啊。”

  “温依,你怎么了。下车啊,快点儿。”原顾的声音将陷入回忆的他唤醒“昨天没睡好?”

  “不是,只是何放开车太稳了。”温依朝着原顾吐着舌头“原顾,准备好了吗。”

  “嗯,早晚都是要放下的。没什么的,走吧。”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酒店。

  温依一眼就看见了徘徊在亲人身边的杨木易,他还是那样好看“哥。”在看见温依的一瞬间,杨木易走上前笑着。

  “温依啊,好久不见了。”杨木易上前拍拍温依的肩膀,在看见身后的原顾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啊……原顾也来了啊。”

  “哥。”原顾点着头“新娘很漂亮哦。”

  “婚礼要开始了,我先过去了啊。”杨木易不好意思的笑着,随后离开了。

  “尊敬的各位女士先生们,洪先生的婚礼现在开始。请保持安静,下面有请新郎迎接新娘。”

  灯光暗下,温依望着身旁的原顾。果然,那双眼睛从进来便再也没有从杨木易的身上离开过。

  “下面有请双方交换戒指并且宣布誓词。”

  望着台上站在他们对面的杨木易,温依突然懂得了杨木易的不舍。那样的杨木易他是第一次见过,在宣誓的时候眼中噙满了泪水,视线穿过新娘直直的望着原顾。

  “我愿意。”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心有灵犀,在那声我愿意以后原顾和杨木易哭了,悄无声息的哭了。

  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但是他知道。杨木易所谓的权衡利弊只是他想让原顾过上更好的生活,他用他的理智和清醒压抑着他对原顾的爱。

  我爱你,但是我却不能给你一个爱人的称谓。因为不被世人任何,所以我只能抛弃最爱的你,同别人在一起。

  我们要用绝对清醒和理智来压抑所谓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