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对魔教教主心怀不轨
第二章:美人外冷内热

  “我是怕你玷污了我的名声。”君安避开了沐风如雨点般秘籍的内力攻击,瞥了一眼冰封。

  十一个字,不错啊沐风你。

  冲着这十一个字,沐风默默蓄力,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之一。

  冰雪般的冰封蹭过白玉般温凉的掌心,吸足了献血,剑心逐渐妖艳,似蛇瞳。一剑劈下便开辟出一条宽阔的小道。

  沐风咬着牙齿,拉着君安迅速闪了出去,都没顾得及回头,马不停蹄地赶路。

  只是这体温冰得不像正常人,不会?

  极速奔跑的沐风小心翼翼地回了头,入眼的是君安那张如冰般的玉面。

  还好还好,就算君安铁着脸也是养眼的。沐风可不想自己回头一看就是黑球那一张光滑咧嘴的脸,心脏病吓出来可还行?

  “哎呦,疼死我了……”一心二用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尤其是在逃跑时还这么多小心思。

  你看,一条裸露在地表的胳膊般细的小树根就把沐风打败了,还连累了君安。

  君安踉跄了一下,终还是被拽了下去,整个人扑到了沐风身上,对方身上的药香侵占了他的嗅觉。

  “你是这么外冷内热的美人啊!”沐风觉得这生活简直……

  简直太爱自己了!漆黑的眼眸眯了眯,心情略好。你不知道君安冲向自己的那种感觉,像是带着所有日月星辰投入自己的怀抱。

  “闪开!”如冰般的玉面上隐隐带这些怒气。

  “到底是谁闪开啊?”沐风也不恼,直接躺在了黑色泥土上。

  破碎的绸缎将少年的如糯米般的肌肤裸露出来,点点艳红的鲜血为其添了些妖孽感。

  冷清的瞳孔紧缩了一下,君安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紧,连忙别过脸去。

  “你刚刚都压疼我了,不准备扶一下你的救命恩人吗?”沐风只觉得自己被触碰的身躯有些发烫,君安那柔软的青丝在自己的脸上轻触的妙感,让他略失控。

  一向干净禁欲的君安在那一刻的凌乱和不安是多么的诱人。

  沐风的眼睛眯了眯,一口献血直接吐了出来,实在是没忍住,虚弱地笑了笑:“身子不禁用了。”

  “你伤得太重了。”君安赶忙将沐风扶了起来,眸子带着担忧。

  “老毛病了,摔一下就受不了了。”沐风抬手将血抹了,瞧着君安眼中的担忧,很是满意。

  他要将自己印在君安骨子里,刻在君安的心上。

  哦,前提是能活着从这鬼阵中出去。

  只是他们都未注意到地上沐风的血,牢牢地扒住黑色,一直粘在上面。

  一滴水珠“啪”地摔在黑土上,瞬间被吃了进去。

  “再休息一会儿吧,太累了。”沐风自认为体贴地建议。

  “不用。”君安背着沐风,一滴汗顺着坚毅的脸庞,像是初春冰面融化的水珠,滴入了黑土。

  沐风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父母双宠的小可爱还没受过这苦呢,还受了伤,实在是赖在地上不肯走了,撒泼打滚,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反正是不走了。

  君安一个从小没人宠没人爱孤苦伶仃的魔教教主,虽然不是什么好心肠,但是挺嫌麻烦的。他权衡再三还是把这货背了起来,再不走就真的出不去了。

  “你对我这么好,”沐风将头撑在君安胳膊上,一只手玩儿着君安地头发,压低了声音带着些许魅惑地说:“是不是想当我的十三姨太?”

  “碰”的一声,君安冷眼瞧着地上“吱歪”作妖的人儿,一副“记吃不记打”的神情,转身就走了。

  “哎,等等我等等我。”沐风揉着自己的屁股一瘸一拐地追着君安喊到。

  沐风瞧着他的背影,身如玉树,失声笑了笑,还好自己跟你站在了同一高度。

  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你不记得了吧。但为了感谢大侠的救命之恩,哥哥就擅自以身相许了哈。

  就这样,仿佛又回到了孩提时的那条小巷,沐风跟着君安,一瘸一拐,雾气将他们层层包围,看不清这世界,他的眼中就只剩下了这个坚毅挺拔的背影。

  “停。”君安抬手,将沐风挡在了身后。

  “嗯?”沐风好奇地张望着,未发现异象。

  “声音。”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隐隐地有隆隆的声音传到沐风耳中。他望了君安一眼,意在提醒对方小心。

  这声音倒是越来越大,像暴风雨中雷电的响声,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让人有些,咳咳,兴奋!

  肯定是个大怪物!沐风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很久没遇见这么有挑战性的东西了,但在君安面前,还是忍忍吧?

  君安眼神复杂地瞅了一眼旁边的人,总觉得哪里不对。

  怪物的轮廓已经隐约看见:身体似乎是由两个大球拼凑而成的,足有十个人那么高大,布满尖刺。灯笼大的铜珠在似乎是脸的地方挂着,一咧嘴满是刺。

  血液在倒流,快速地集中在心脏处,碰碰碰,呼吸节奏也加快了些,沐风道了一句“我去。”

  剑一般冲了出去,眼中攀升着红色的血丝。

  “小心。”君安紧跟其后,没看到他嗜血的笑容以及眼中对杀戮的渴望。

  漆黑的眼眸中满是血红,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施展功力了。沐风眯了眯眼睛,自语:“真是,没有比今天更开心的时候了!”

  冰丝从腰间配饰中被拽了出来,沐风直接将内力灌输上去,正面刺进了怪物的肚中,快速绕了怪物一圈,用冰丝将它的手固定住了。

  “你碎了冰丝都不会断的。”沐风勾了勾唇,眼眸中略过一丝嗜血。

  从侧面高举冰封剑干净利落地斜砍了下来,瞬时黑色汁液四溅,怪物轰然倒地。

  “这就完了?才几秒啊!”沐风将冰丝收回,舔了舔冰封,立马就吐了出来,嫌弃地皱着眉头,这么苦,什么做的?转身便朝君安的方向走了。

  沐风觉得君安似乎在说什么,说什么呢?他听不见,只觉得背后一阵刺痛便倒下了。

  一只人头般大小的锤子砸了过来,只见锤子上两个窟窿弯了一下,像是在笑。

  “卧槽!”漆黑的双眼直接瞪大了,沐风养了这么多年的身体,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