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媚夺天下,腹黑暴君要定你
第七章

  不过,林雪云如此损他也就这么一回,以后的几天内她把注意力转向了另一个方面——绘制地图。

  一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麴府后花园中,林雪云正拿着纸和笔,站在一处园子旁边。她指指眼前种着各种各样花卉的园子,朝身旁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问道:“莺儿,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位叫莺儿的姑娘是她在麴府里的贴身丫鬟。她原以为雨燕会作为陪嫁丫鬟跟过来,但哪知道这羽显国的婚嫁习俗却并非如此。当林雪云来到将军府后,身边便有了这个新丫鳜而她对于丫鬟的名字一直很疑惑。为什么身边的丫鬟都起了个鸟类的名字呢!头一个是雨燕,让她想到了北京雨燕,这一个又叫莺儿,让她想到了大草莺。

  只见莺儿微微一笑道:“夫人,这里是芳汀园。”

  “嗯……好名字!”林雪云随即在纸上画了个椭圆形,又在中间画上几朵小花,接着在旁边注上“芳汀园”三字。

  “莺儿,府内所有的地方我们刚才都已逛过?”

  “是的,夫人,这是最后一处了。”

  “好!完工!”林雪云拿起纸,仔细端详起来。终于画完麴府的地图了,花了整整一上午啊,怎么跟相府的一样复杂!她不由得叹了叹,想起那次在凉亭内吃完早点后那种找不着东南西北的感觉,真是惨啊!幸好遇到这个莺儿,才得以回到自个儿房中。路痴就是路痴,唉,没办法!

  站在旁边的莺儿见她一副开心的模样,倒是有些奇怪,“夫人,为何要画下来?”

  “我的行动指南手册啊!”

  “啊?”

  “哦,没什么,画着玩的。莺儿,你先退下吧,我一个人再逛会儿。”

  “是,夫人。”莺儿低下头,转身离去。

  林雪云收起地图,朝前面走去。她绕过芳汀园,正要穿过一拱形门,却突然撞上了一面软绵绵的墙。

  “什么东西?”她抬头一看,原来不是墙,而是一个人,一个绝对邪魅的蓝衣男子。

  轮廓分明的脸如同一座雕塑,平扬的剑眉下有一双勾人心魂的眼睛,漆黑色的眼眸像是一池深不可测的湖水,深邃而神秘。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向上扬起,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此刻,男子正邪邪地盯着林雪云,眼神中充满了无限魅惑。

  天,世上还有这样的男子!林雪云感觉自己已被对方灼烈的目光电到了,立刻拍拍额头,向男子颔首道:“对不起,刚才没看见你。”

  对方仍然邪邪地盯着她,片刻之后又突然笑了笑,径自向前走去。

  林雪云站在原地,两眼发黑,险些晕倒。刚才那笑容……太邪门了!简直是死神之笑!

  “怎么连句没关系都不说?没素质!”她轻轻咕哝着,向门内走去。

  在穿过一个假山洞,走过一座木桥后,林雪云突然停住了脚步。

  呃……好像迷路了。

  她决定拿出地图看个究竟,一摸口袋,却发现地图已不翼而飞。啊,不会是和刚才那人相撞的时候弄丢的吧!天啊,现在不认识路,也回不去,这四周怎就没个人呢!她叹了口气,只好瞎转悠起来,最后,转悠到了一处凉亭边上。

  “云儿,你怎么来了?”正坐在亭中的麴漠站起身,笑着向她走去。

  “哦,我在逛花园,接着就逛到这儿了。”终于碰到人了!林雪云舒出一口气,来到亭内,顿时呆了呆。

  一个俊逸的男子正坐在石凳上直直地看着她,而此人正是刚才在花园中与自己相撞之人!

  林雪云再次感到一阵眩晕,因为对方那抹死神般的坏笑正在他脸上渐渐荡漾开来。

  麴漠不知道她正在头晕中,拉住玉手,微微一笑道:“云儿,这位是大皇子殿下。”

  什么?他就是大皇子端木荣飞!

  林雪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瞄了他一眼。以前在相府里她就听说过,当朝皇帝端木泽皓原来有一位美丽贤淑的皇后,因对她非常迷恋,端木泽皓便废掉了其他妃子,独宠于她。但不幸的是,皇后为他生下三子后,却突然暴病而亡。皇帝一直悲痛不已,加上日夜劳国事,伤神过度,竟也身患重疾,日渐消瘦。而这三位皇子与麴漠都是多年的好友,大皇子端木荣飞,是位风流的邪魅公子,据说只要他一出现在京城里,所有的女人都会跑去一睹他的俊容;二皇子端木萧逸,是个寡言少语的冷面公子,行事孤僻,不喜与人交际;三皇子端木子寻则更加神秘,其行踪十分诡异,几乎没几个人见过他。

  林雪云看着面前这个风流的男子,心中不禁一叹。原来他就是那位迷倒众生的皇子啊!唉,也不怎么样嘛,空有其表,一点礼貌都不讲。她努努嘴,向端木荣飞略微点了点头,“殿下。”

  “你是……淳于雅云?”对方仍然直直地盯着她,脸上也仍然露着一抹邪魅的微笑,

  “是的,殿下。”林雪云低下头,偷偷白了他一眼。真是受不了这种笑容!她又转身看看麴漠,发现对方也在微笑,却是柔情似水,犹如春风拂面,让人倍感温暖。她突然觉得自己已深深喜欢上这抹迷人的笑容,不禁向对方回笑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哦,我与荣飞兄正在对弈中。”

  “嗯……”林雪云看到桌上摆着一副围棋,轻轻点了点头。原来他们在手谈啊!

  她来到桌旁,细看棋盘,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兴奋。天啊,这可是个宝贝!她以前只见过木制围棋盘,有鸡翅木的,黄花梨木的,香榧木的,而眼前这幅棋盘却是通体的白釉瓷!她心中一喜,又看了看围棋罐,也是白釉瓷,宝贝啊!

  一向喜欢瓷器的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盯着棋盘频频点头。

  麴漠却感到一丝奇怪,“怎么了,云儿?”

  “噢,没什么。”林雪云淡淡一笑,在桌旁坐下,“刚才走了很久,腿有点酸。”

  “那就在这儿歇歇吧。来,云儿,喝杯茶。”麴漠倒了一杯茶给她。

  “嗯,还真有点渴了。”林雪云接过杯子,抿了口茶,忽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她抬头一瞥,却对上一道灼烈的目光,而这目光正从端木荣飞的眼中射出。

  林雪云立刻感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微微一皱眉,扭头望向了远处的树林。

  麴漠正在专心下棋,因此并没有察觉她的异常反应。

  片刻之后,林雪云又扭过头,想再看看那副美丽的棋盘。可她一转头,再次发现了一道灼烈的目光,自然也是从端木荣飞的眼中射出。这目光好似一道激光一样,实在让人感到不舒服。

  林雪云瞥瞥嘴,自顾自看着麴漠下棋,心中却在狂晕。难不成对方刚才一直都在注视她?可她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唉,看来别人说的对,这端木荣飞的的确确是个风流公子哥,一见女的眼神就成那样,还是一皇子,真是没教养!

  被看的人在心中暗自郁闷,看着的人则拿着棋子,在轻轻坏笑。

  这笑声倒被麴漠听见了,抬头不解地问道:“怎么了,荣飞兄?”

  “哦,没什么。”

  麴漠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笑道:“荣飞兄,该你了。”

  “好。”对方收起目光,拿起一粒棋子,却略微皱了皱眉,“漠兄,你已经赢了。”

  “哦,是荣飞兄手下留情而已。”

  “漠兄棋艺精湛,我岂有留情之理啊。”端木荣飞放下棋子,慢慢站起身,“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麴漠也站起来,行礼道:“荣飞兄,那我就恕不远送了。”

  端木荣飞笑着点点头,走出了亭子。

  见他已走远,林雪云托起下巴,轻轻一叹,“他真的是皇子?”

  “是啊,云儿,你为何这么问?”麴漠对于这个问题感到很奇怪。

  “他长得这么魅,应该去拍拍电视剧电影啥的,肯定是绝对的偶像派!”

  “电视剧?电影?”

  “噢,没什么,呵呵!”林雪云突然意识到古代是没有这些玩意儿的,于是吐吐舌头,没有再说下去。

  “对了,云儿,刚才为何久久盯着棋盘呢?”麴漠的声音极富磁性,眼神也非常温柔。林雪云感受着身旁这个强大磁场,淡淡一笑道:“只是喜欢这个白釉瓷的棋盘,所以就一直盯着它看了。”

  “既然云儿喜欢,那就给你了。”

  “嗯?给我?”

  “对啊,这副棋是祖上传下来的,现在就给你吧。”

  “还是一祖传宝贝?呃……那我不要了。”林雪云立刻摇。这么贵重的东西自己怎能要呢!

  麴漠搂住她,轻笑起来,“你已是我的妻子,也是麴家的一分子。所以,别客气,收下吧!”

  “那……行!”既然这么说了,就收了吧!

  麴漠见她满脸欢喜之色,心中立刻一阵温暖。

  二人又在凉亭内聊了片刻,便起身离开了花园。

  不过,有一人却没有离开。

  他站在一处花丛中,深邃的目光正紧紧盯着那两个渐渐远去的身影。

  “淳于雅云……”花丛中人低声沉吟,俊逸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