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医路成妃,妾的纨绔夫君
第五章 只是利用罢了

  “天棋,九爷那边你就帮我如实汇报吧。说我失忆了。需要人来配合完成任务。”冷雪沫弯了弯嘴角,看着一直扎在一旁未曾离去的常天棋,道。

  “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应付的了九爷的质问吗。”常天棋划过担心的眼眸映入冷雪沫的眼中,她不动声色的扯了扯自己的唇角。从二十一世纪到现在为止,她还不觉得有人可以在嘴上功夫赢过她。虽然这个时空的制度自然是那些所谓的王孙贵族至上,但是她冷雪沫不是一般人。更何况她是皇上的禁脔。

  就算那九爷势力再怎么样也不能够在皇上的眼下有什么动作。毕竟这个年代,还是皇上手上的实权多一些。

  “我可以,放心吧。”冷雪沫的侧脸从阴暗中缓缓抬起,幽暗深邃的黑色眸子里面滑过诡异的迷离。

  “好吧。那我就先行离开了。应该今晚就会有人来配合你了。祝你今晚行动顺利。”常天棋的眼底闪过担忧,却又是转瞬而逝。

  “嗯。”冷雪沫淡淡的道,然后不在意的回到了床上。

  虽然这床很不舒服,但是再怎么样也是要养足精神的。

  她不希望自己一辈子被困在这个皇宫之中,哪怕是用质子的身份。

  而且无论如何,她还是想要回现代去的,虽然忘记了是因为什么才要回到现代去,但是她知道的是她的潜意识要她回去。

  东极京都郊外。豪门别苑。

  “他果真这么说。”一道诡异中甚至患有着靡丽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中。

  黑暗中没有人可以看清楚谁的面貌,但是这个声音便可以吸引人去探寻。

  常天棋跪在地上,眼睛里面闪跃着寒光,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却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手上的青筋也不再显现,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常天棋淡淡地答了一句是。

  “是么。”靡丽的声音却似再次拔高,冰冷的感觉从骨子里面袭来。“那么就让风奴去协助他吧。”

  “是。属下告退。”常天棋缓缓应道,然后快步的离去。

  他刚刚踏出了房间,房间里面就亮起了油灯。

  昏黄的灯光下,只能够看见一片洒落在窗纸上的黑色影子。

  常天棋的眼底划过怨毒,然后转身离去。

  “九苍。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这么信任那个质子。”一道不同于靡丽嗓音的柔和之音在房间里面出现。

  房间里面也显得有些简陋。不过一床,一桌,数椅,但是,却只有两个人。

  其中坐在长桌首位的男人浑身散发着让人忽视不了的感觉。他的眼睛没有睁开,却是莫名的让人产生出他在看你的感觉。

  而长桌的旁边,左下座坐了一个白衣男子。此时他便正在问话。

  听到有人问话,坐在首座上面的男人却是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也没有回应什么。

  白衣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那我待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两天之后估计那一批彩锦就会到达京城。太后应该还是会要那一匹。”

  “嗯。”首座上面的男子手敲在长桌上面,漫不经心的应道。

  “唉。”白衣男子站起身,然后向着房间门口而去。刚刚一只脚踏出了门。

  就听到了身后靡丽魅惑低沉的嗓音。

  “这不是信任。只是利用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