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帝女谋,妖后倾天下
第002章 借尸还魂

  西萧王的女儿因善诗词歌赋而闻名天下,因美貌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生前乐善好施常常救济百姓,甚至修建私塾,美名早已在明间流传。

  如今掉在玄门外倒也是让人嘘叹,死的如此凄惨却也是让人不忍对其诟骂,先是家中巨变其父叛国变成痴儿,后又因溺水生亡香消玉损。还好当今皇上仁意,愿意将她葬入皇陵,免得孤魂下场。

  今日便是萧妃隆重的下葬之日……

  客栈二楼,一名青衣男子带着斗笠靠在窗边,手中紧握着一把剑。望着玄门处被吊挂的三人,他浑身冒着寒气,牙齿咬的嘎吱作响。怒瞪着双眼坐立难安,怒然起身却被身后一男子按住肩膀。

  青衣男子心惊转头看着来人,一身淡黄色的王袍才放下戒心,“楚兄,你为何来此处。”

  “阻止萧兄做出错误决定。”楚天启坐在他隔壁的位置,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被挂在玄门上的三人,忍不住轻叹一声。西萧王一家有谋逆之心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只是在这证据面前一切的解释都是徒劳无功。

  青衣男子压出心中喷涌而出的愤怒,手指战斗着外面悬挂的人,压低声音声声滴血,“错误决定?吾弟吾妹吾父被挂于玄门之上,日夜爆晒。死后还要被无知百姓龊骂,吾家八十一口人死于非命,全是那个该死的赵煜,全是他的阴谋,在两年前他就已经开始计划,现在这么做无非是引诱我出面,毕竟我还活着他这个皇帝当得不安稳!”

  楚天启叹息一口气,“萧兄,你现在这样也只是顺了赵煜的心。你就这样单枪匹马也救不了你家中人的性命。”

  “狗贼要我命又如何,我萧明瑜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若是今日能取下他的狗命也算是为了萧家报仇雪狠也死的其所。”

  楚天启见他心意已决也无能为力,若能劝他也不会追他至此。萧明瑜孤独一掷的做法他不敢苟同,但是现在赵煜追杀的紧。要么只能隐姓埋名了此一生,要么今日冲上取他赵煜性命。

  可是这皇帝出巡岂是那么好杀,恐怕是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钻进去。萧明瑜如此骄傲之人让他隐姓埋名还不如让他死个痛快,这一次赵煜是算定萧明瑜会去才会将他们的尸首挂在玄门之中。

  一切的事物自有定论,萧明瑜决定的事情他改变不了那么只能在其他的地方帮助一下,放下手里的茶盏,“你可有后事交代?”

  萧明瑜朝他感激一笑,“待我死后,给我父亲弟弟妹妹安个无冕之冢即可。并无其他遗愿。”

  “这好办。”窗外喧嚣声不绝于耳,他便知道赵煜的送葬队伍已经来了。实在是不忍心看萧明瑜行刺的下场连句告辞都没说便离开了这里。

  萧明瑜对他默默的说了声谢谢,拔出剑从二楼一跃而下,“狗贼纳命来!”

  这一场厮杀无异于螳臂挡车。可是他却去的决绝,他绝对不会苟活与世家,萧家男儿顶天立地的汉子绝对不会做出后悔的事。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赵煜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不慌不忙把坐撵的帘布拉开,一手搂着盖着喜帕的女子,“你还是来了。”

  “废话少说,我萧家的女儿绝对不会藏与皇陵。狗贼,今日我便是取你狗命为我萧家上上下下报仇!”举着剑冲向人群,无情的厮杀。萧明瑜剑术数一数二,可寡不敌众,冲到赵煜面前身上已经中了几刀。

  血泱泱的直流,面目憎恨着举着刀却被赵煜的举动吓掉了手里的剑,他掀开旁边女子的喜帕,一瞬间的愣神被赵煜一剑刺中胸口。

  萧明瑜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女子,一脸的惨白紧闭着眼睛,脖子上勒出的青痕正是他的妹妹萧天若。这哪里是溺死明明是活活被勒索,吐出一口血半躺在地上,“赵煜狗贼,我萧家死了我也要你这皇帝当不安稳。萧家虎符藏于西临北界……”说罢划破动脉,血喷涌而出。

  赵煜怒不可遏,竭力的压抑着内心的怒火,萧家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萧明瑜死到临头都要给他出个难题,其他三王势必会跟他争夺萧家的兵符,如此进退两难的局面他早就应该想到。

  从步撵中下来君临天下不怒自威早已让胆小的人跪在地上,他走到中央,“朕本念萧家曾对国家,却在送萧妃的路上遇到这样的变故,朕实在是痛心疾首。如此将萧妃葬于皇陵怕对不起列祖列宗,只能暂时安葬他们与郊外的乱葬岗。可朕却不忍心亲自送他们去,那就麻烦各位子民帮朕一把,朕万分感激。”说的三分催人泪,七分激民愤。

  在路边的百姓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朕实在是没精力,就此摆驾回宫……”侍卫将萧天若抱下放在路中间,浩浩荡荡的大部队消失在百姓眼前。

  后有史书记载,永顺十八年间八月,叛敌西萧王之子萧明瑜因恨当街劫杀永顺帝,自取灭亡。永顺帝宅心仁厚不忍将萧家四口葬于乱葬岗,由百姓代劳。事后百姓津津乐道,更加拥护永顺帝……

  醉花楼,柴房之中。一个干瘦的小女孩不安稳的躺在木板之上。突然睁开眼,往外冲去。旁边的小女孩吓得跑出门外大声的嚷叫,“诈尸啦。云笙又活过来了。”

  萧天若刚走出门外,一群人拿着火把围绕着她。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远远的观看,然后一个老妇端出一盆狗血直接往她身上泼,甚至拿着黄纸在她身边晃悠碎碎念,“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有意识,摸着胳膊上触感温热,根本不是死人应有的温度。看着细小的胳膊更是一惊,这根本不是她的身体,他们的样子明显把她当作鬼魂,“我不是鬼。”

  她一出声,嗓子嘶哑难受,声音更像是鬼魂之音。老妇人吓得直接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云笙,不是我的错。要找你就找他们。”其他的人吓得后退两步。

  萧天若丝毫不管他们,走到水井中看着倒影的人。洗干净脸,整个人面黄肌瘦,跟她有天壤之别,翻掉水盆坐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另一个人身上。

  下意识的抓住胸口的玉石,掏出来一看这颗玉石跟她曾经的一颗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记得在死之前白光一闪便晕厥过去,她向来看一些灵怪志异的书,莫非她这是借尸还魂?

  突然见哈哈大笑起来,边笑眼泪泱泱的流。这是天意吗?上天见她萧家过于悲惨都忍不住出手相助了。赵煜,若不毁你江山,我萧天若誓不为人!

  凄惨诡异的声音让其他的人全部跪在地上开始磕头。对于突然醒来女孩他们不禁的害怕起来……